十景缎 第一百章

    时间:2018-01-13 正自想着,文渊已随着韩虚清走到客栈后,前堂众人的说话声已不能闻。韩虚清缓缓地道:「文贤侄,你今年多大岁数了?」文渊道:「 今年十七。」韩虚清点了点头,道:「你方当年少,武功已有如此造诣,确是难能,也不愧了华师弟一番教导。」文渊躬身道:「多谢韩师伯 嘉许。」
      韩虚清道:「却有一事,师伯不得不说你几句。」文渊道:「恭聆师伯教诲。」
      韩虚清说道:「文贤侄,你可有家室?」文渊道:「小侄尚未成家。」韩虚清道:「那位紫缘姑娘,与你是什么关係?」文渊一怔,道: 「韩师伯为何有此一问?」
      只见韩虚清双眉一轩,道:「方纔你送紫缘姑娘上楼时,我已听人说了,包括华瑄贤侄女、紫缘姑娘在内,以及那」大小慕容「中的小慕 容,与你之间都有情意,可有此事?」文渊脸上一红,道:「是。」
      韩虚清脸色严正,说道:「文贤侄,你或许尚因年少,稳重不足,但是如此耽于男女之情,并非英侠之辈所当为。我辈行走江湖,以品德 心术为第一要紧,于情爱一面,切莫陷溺过甚。当今天下,虽无大乱,却也非太平盛世。文贤侄,你涉世未深,日后经过一番江湖历练,将来 大有可为,但是红颜祸水,虽非必然,却是不可不慎。师伯之所以要说你,是看你用情太过,若不克制,非但误了这三个姑娘,亦复自误。」
      这一番话说来,虽不是疾言厉色,但是韩虚清以师伯之尊而发斥责,文渊不禁出了一身冷汗,噤口不语,暗自思量:「当真如此?我对师 妹、紫缘、小茵的情意,再也不会对第四个女子这般了。她们一心一意的待我,彼此又都亲如姐妹,这等福缘,当真是我修也修不来的。可是 言笑晏晏之后,焉知她们心中没有抑郁牵挂?」想到此处,文渊只觉脑中一片浑沌,深怕自己已如韩虚清所言误人误己,不由得心起惭愧,低 声道:「师伯教训得是。」
      可是仔细一想,却又不然,四人之间的情爱关係,其实甚为单纯平稳,除了紫缘身遭不幸,经历坎坷,以及赵平波从中阻挠之外,华瑄和 小慕容的恋情都是水到渠成,幸福喜乐。在文渊所想,他绝不愿辜负任何一位姑娘,使她黯然神伤。
      而三女能够互相接纳,本是最好不过,可是韩虚清此言一出,文渊不觉再次深思,隐隐觉得心里不安。
      韩虚清见他神情迟疑困惑,知他心意有变,脸色稍霁,温颜道:「你好好想一想罢,这三名女子,要算华瑄贤侄女最为良善,可为你一生 良配。小慕容和紫缘姑娘虽是美貌,却非你所该迷恋。」
      文渊正想着许多事端,突然听到韩虚清此言,心中一凛,道:「韩师伯,你说什么?」
      韩虚清道:「想那小慕容是武林中着名的小魔头,虽无大慕容的种种狠辣事迹,但是究属旁门左道,非是我等武学正宗人士。单说最近, 京城铁云镖局运镖路经江南,就被此女半路劫镖,杀伤非少。大慕容剑下伤过的黑白两道人物,也是难以数计。此等人物,如何能与你结得姻 缘?」
      文渊听了,脸色陡变,待要出言替小慕容抗辩,又听韩虚清道:「那位紫缘姑娘,原是秦楼楚馆中的女子,出身不正,并非清白人家。纵 然她举止温雅,碍于身份,只怕也未必是出于真情。与此烟花女子为侣,岂能对得起你师父再天之灵?文贤侄,这两名女子与你相识未久,心 意难料,只因容颜过人,便令你失了方寸,实非幸事。华瑄贤侄女与你相处日久,虽无媒妁之言,但是在情在理,或论相貌武功,均可与你匹 配。你师父已然辞世,师伯便有责任看顾你们师兄妹三人,这件终身大事,师伯亦可为你俩撮和,此后便与紫缘、小慕容二女再无纠缠,他日 莫再有此女色之误,那就不亏师伯一番心意了。」
      文渊一字一句的听下来,如同一个个霹雳打在心上,直至韩虚清说完,文渊呆了一呆,忽然双拳一紧,大声叫道:「韩师伯,你弄错了! 」这句话直呼而出,已有些顶撞之意,韩虚清脸色一变,道:「怎么错了?」
      文渊一振衣袖,道:「韩师伯,你能认同师妹,加此讚誉,小侄极是感谢。
      但是你对慕容姑娘和紫缘姑娘所知不多,怎么能妄下定论?慕容姑娘从前行为确有失当,小侄初次与她相识,便是一次打斗所起。可是慕 容姑娘与我相处以来,再也没有任何滥伤无辜的恶事,而且她本性不坏,且又善体人意,虽称魔头,但是并无放蕩邪行,实是难得的好姑娘。 「
      韩虚清听着,眉头一皱,暗暗摇头。文渊又道:「再说紫缘姑娘,她身在风尘,非出本愿,实在是恶徒所为,致使她流落青楼。可是她的 心志节操,却是冰清玉洁,绝非寻常烟花女子所能比拟。韩师伯,你没有听过她的琵琶声,清幽高雅,有如仙乐,没有脱俗的心境是弹奏不出 的。紫缘姑娘的名声,天下俱闻,岂是只因容貌出众而已?韩师伯可到杭州打听,紫缘姑娘帮助过多少平民百姓?这样的女子,世间少有,小 侄对她倾心,绝不是贪恋美色之故,韩师伯当可察知。」
      他一边说着,语声渐大,不自觉的神情激昂,韩虚清脸色却渐渐铁青。
      待得文渊讲完,韩虚清便道:「如此说来,这三个女子,你一个也放不下了?」
      文渊道:「情意深重,小侄不能辜负。」
      韩虚清气恼之极,怒道:「好一个不能辜负!你……我只道你熟读圣贤经史,该当明识大体,懂得利害轻重,不料你竟深陷儿女私情,不 能自拔,还要强辩!
      人生在世,任重道远,你身负本门绝艺,该当将之发扬于行侠之间,明是非,辨善恶,方不负你师父、师伯的期望。你若沉迷女色,如何 能成就大事?「说到此时,已是声色俱厉。
      文渊见到师伯怒气沖沖,心中忐忑,但他个性虽然和顺,可是心意既定,便决不动摇,当下一个躬身,道:「韩师伯,在我而言,当今人 生大事有三,那就是好好照顾师妹、紫缘姑娘和慕容姑娘,让她们过得平安喜乐,时有笑语。这三件大事一般的要紧,不分轻重。其他种种, 即使再如何重要之事,也都排在第四大事、第五大事、第六大事,依此类推。若说修练武功,我也不会因而懈怠,眼下固然她们都安然无事, 但是难保日后有所危难,我自是要竭力保护,武功是不能少的。韩师伯,你不必担心我因而丧志。」
      这些话说出来,韩虚清脸上已是难看之极,只见他猛一摆手,衣袖扬处,地上一声闷响,震起一片飞沙。只听他说道:「好,好!男女之 情,竟让你沉沦至此,师伯也不说什么了。」说着歎了口气,显得失望已极,不再说话,逕自走回客栈之中。
      文渊站在原地,心道:「韩师伯定然生气得很,可是话不说清楚,以后又会多生麻烦。唉,韩师伯这样说紫缘,要是给紫缘听到了,不知 有多难过。」正自想着,忽听任剑清的声音自一旁传来:「文兄弟,发什么呆?」
      文渊侧身一看,只见任剑清从院落一角走了过来,何时来到,文渊全然没有知觉。文渊微笑道:「只是想点事情。任兄,你在旁边听了多 少?」
      任剑清道:「从头听到尾。韩师兄找你过来,我就看他脸色不好,跟来瞧瞧,果不其然把你训了一顿。」文渊道:「任兄觉得如何?」
      任剑清耸耸肩,道:「女人的事,我是避之则吉,没有切身体验。不过我说文兄弟啊,韩师兄虽然古板些,但是说这番话,其实也有几分 道理。」
      文渊道:「这我知道。」任剑清道:「知道便好。文兄弟,老实说罢,你跟这三位红粉知己,似乎都没碰上什么灾厄危难,至今还能相处 得好,那还罢了,可是往后若真有什么波折发生,你真能将她们通通保护得了?这我很有些怀疑了。」
      文渊神色凛然,道:「师妹也好,慕容姑娘也好,紫缘姑娘也好,都是我所必须守护的,谁伤害她们,我便是拼尽性命,也不能容。」
      任剑清怔了一怔,笑道:「从没见你认真成这副模样的。好罢,要真碰上了这等事,在你拼尽性命之前,先告知任某一声,就算你的性命 依然拼得乾乾净净,好歹帮你收个尸。」文渊笑道:「多谢任兄义气深重了,只盼你没机会帮我这个忙。」任剑清哈哈大笑,猛一拍文渊肩膀 ,道:「那就最好。不啰唆了,进去罢,就你还没喝酒哪。喝酒,喝酒!」说着拉住文渊,走回客栈之中。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狗av_黄色武侠小说_黄色小说网址_色吧成人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