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五章 父子情深

    时间:2018-01-13 「现在只有向前冲,才是一条生路。快点下令吧,不然的话,等到敌人再接近过来,我们就更加难以脱身了。」修罗猛然一举手中的巨剑,威势慑人地对叶天龙说道。
      计无咎也在一边催促道︰「大人,请快点下令突围吧!」
      叶天龙还没有说话,远处的金文远声如响雷,在他的耳边炸起。
      「叶天龙,你看前面是什么,不要再想什么突围啦!」
      叶天龙闻言向前一看,不觉暗暗吸了一口凉气。在他们的前面,敌人的方阵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弓箭手,这些弓箭手手持强弓利弩,在长枪兵的掩护下,全部瞄準了他和手下的近卫团战士。
      「我知道你们之中有身手绝顶的高手,但请不要小看了前面的弓箭手,他们中间有一部分人是装备了魔法弩的,你们就别再有什么癡心妄想啦!」
      金文远的声音字字落在叶天龙的心上,让他顿感心中一股寒意升起,如果在敌人的弓箭手中还藏有威力巨大的魔法弩,那么他和修罗的武技再高,也难以全身而退了,更不用说实力远不如自己的计无咎和近卫团战士。
      在远处的河岸边,蓦然一阵浓烟升起在半空中,接着是密集的喊杀声,是天龙军团的水师赶到了接应地点,正在向这边拚命冲杀过来,为的就是要和叶天龙这些人会合。但金文远早有防备,在河岸边构筑了数道防线,死死挡住天龙军团士兵的猛烈冲锋,使得周明和周亮他们的推进十分缓慢。
      「决一死战。」
      叶天龙的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容他再有什么更多的想法了,他将真气贯注于手中的神器烈火,舌绞春雷,狂喝一声,道︰「金文远,你以为这样一点人马可以拦得住大爷我吗?」
      话音未落,赤红的光芒好似闪电一悼u L,直扑面前的敌人阵容,在他的身后仅半步之遥,修罗的魁梧身躯和巨大的宝剑已带起一阵强烈的旋风,呼啸着冲了过去。
      「杀啊!」
      计无咎和近卫团的战士也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吶喊,紧紧跟随着自己的主帅向前猛扑过去,再不管身后和两边的敌人如何进攻,他们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打破前面敌人的阵势。
      箭雨扑面而来,无数条银线在空中划出道道美丽却是致命的弧线,无情地向叶天龙和他的战士招呼过来。
      「战神护体!」
      所有的近卫团战士猛然间举起手中的标枪,一齐指向了空中,众人齐心协力发出的意念和精神使得这个防护魔法发生了令人意想不到的神奇效果。半空中蓦然出现了一道肉眼难以察看的无色气罩,这半球形的气罩将他们所有的人都保护在里面。
      「砰,砰,砰……」
      一连串的声响在半空中响起,同时绽放出七彩的光芒,各色的烟雾也随之腾空沖天,原来是魔法弩射出的魔法箭撞击到防护罩上发出的响动。这种冲击波的响声完全掩盖了普通弓箭撞击在防护气罩上所发出的声音。
      这一波的弓箭攻击,其中就包含了三分之一的魔法弩攻击,显然金文远已经算计到叶天龙可能会硬冲,所以将强大的魔法攻击放在最前面,试图消耗他们更多的力量。
      金文远没有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场面,不禁大吃一惊,他连忙传令全军出动,从后面向叶天龙冲杀过去。
      第二波的箭雨再度到达,和半空中的防护气罩发生更为猛烈的撞击,空中的魔法能量不断冲突交错,甚至爆出了不规则的蓝色电芒,给天空涂上瑰丽的色彩。
      防护气罩不断伸缩、扭曲、塌陷,其上的魔法能量也急剧下降,终于因为承受不住外界强大的攻击,出现了无数的细微裂痕。随着裂痕的扩展,原本凝阶u角@体的气罩在瞬间发出了劈哩啪啦的声响,空间能量的变化使得整个天空变成一片昏暗。
      突然,轰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防护气罩向四面八方爆裂开来,庞大的气流四下散溢,飞砂走石,声势极为骇人。
      所有的一切都在极短的时间里面发生的,叶天龙和修罗也只不过刚刚冲到距离敌人方阵前面不到十步的地方,而动作没有他们迅速的近卫团战士和计无咎则还在五十步的光景,这一突如其来的爆炸一下子把他们和眼前的敌人一起全部震倒在地。
      就算是叶天龙和修罗这样身手超绝的高手,都被这一下的爆炸震得气血翻腾、脚步不稳,背后的衣裳也被气流剐得支离破碎,狼狈不堪。
      而他们前面的敌人士兵更是不堪一击,原本排列整齐的前面数排军兵一下子被强大的气流沖得倒飞起来,向后飞了数尺后,重重的倒在自己的同伴身上,从而给整个阵势造成了很大的混乱。
      相对来说,近卫团的战士所受到的伤害更为严重,因为原本这魔法的能量是由他们齐心协力发出的,和他们的精神有着非常密切的联繫,何况他们看到原本仅仅为保护自己身躯所发出的魔法居然可以连接成防护气罩,将敌人的弓箭攻击全部抵挡住,于是他们便更加使出全部的精神力来加强这个魔法,因此,当魔法能量出现混乱产生爆裂后,反噬其身,从而使得他们每一个人都受到极大的冲击。
      望着被震倒在地上一时无法起来的近卫团战士们,叶天龙的心中不禁大骇,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会到了这样的地步,这一次再怎么做,也无法挽回败局了,难道真的要全军覆没吗?
      金文远却是又惊又喜,这一下对手可是自取灭亡了,虽然他自己也被强大的气流震下马来,但他真正所损失的只不过是一部分士兵而已。
      就在金文远指挥着他的军队四面合围、步步进逼的时候,蓦然从坐在地上的近卫团战士中间站起来一个人,他的胸挺得很高,一个身子也站得笔直,好似一枝标枪似的,立在众人的眼前。
      「文远,我还没有死,你就想造反吗?」
      老将夏赫的话语中气十足,强劲有力,即使是在千军万马的吶喊声中依然十分清楚地传进了众人的耳朵里面。
      就像是慢镜头一样,叶天龙周围的整个战场在一瞬间静止下来,只有远处河岸边的厮杀声正浓。
      有如被天雷击中一般,金文远的身子定住,他的眼睛一下子睁大,他的嘴巴也张得老大,傻傻地望了过来,而此刻从四面八方包围过来的士兵也不约而同地站住了脚,呆呆地望着从近卫团战士中间走出来的夏赫。
      叶天龙和修罗对视了一眼,两个人同时跃到夏赫的身边,一左一右护卫着老将军向前面的金文远走去。在他们的身后,计无咎的身形也慢慢站起来,一双眼睛微微瞇了起来,望着他们的背影。
      一步,两步,三步……
      随着夏赫、叶天龙和修罗三人的走近,金文远身边的将士脸上出现了难以形容的神色,他们有些不知所措地望向自己的主将金文远,可是他们的主将这个时候却是嘴唇抖动、神情激动,根本说不出话来。
      「嗖,嗖。」
      从金文远的士兵中间突然射出了两枝箭,疾如闪电,箭的头部闪动着蓝色的不祥光芒,在空中划出一道淡淡的弧线。
      「是魔法箭!」
      叶天龙和修罗两个人同时抢前半步,出剑挡架。
      神器烈火在空中爆出耀目的光芒,有如一条翻腾的火龙,一下子将眼前的魔法箭吞噬,魔法箭上所发出的魔法攻击在神器烈火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微弱的蓝光一闪便灭,好似根本就没有发生什么。
      修罗却是将巨大的剑身一竖,在身前形成了一片钢铁的墙壁,血红色的剑芒从剑上一下子爆发出来,在魔法箭还没有到达之前,便被斩成数段。
      「不许出手!」金文远一跳而起,转身对手下的将士厉声喝道。
      「刚才是哪个混蛋出手的,给老子站出来!」
      一片寂静,没有一个人出声。
      这时候,夏赫在他的身后出声缓缓叫道︰「文远,……」
      「大帅……」
      金文远转身扑倒在地上。
      「末将以洛uA也不能见到您了……」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都有一些颤抖,眼睛里面一片湿润。
      夏赫的眼睛也是一红,深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你还记得我这个老头子啊?我还以为你们都要和那两个逆子一起造反……」
      金文远拚命地摇头,颤抖着声音说道︰「前段时间听到大帅病危的消息,末将就想去大营见您,可是大公子军令如山,末将无法离开。现在终于见到您,就请大帅您下令吧!」
      「你……」夏赫刚想说话,见到金文远身后有三个卫士正悄然接近金文远的身边,知道其中定有问题,不禁张口欲喊。
      金文远早已从夏赫的神情中看出端倪,但他却不在乎,依然对夏赫说道︰「我和郑疯子一直都在奇怪,为什么大帅会……」
      说到这里,金文远突然发出一声怒吼,就地一个大转身,金戟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过去,风雷骤发中,兇猛的旋转,势沉力猛,势如排山倒海,突起发难。
      「啊……」正接近到金文远身边的三个卫士顿时六条腿齐膝而折,惨号着栽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金文远收戟屹立,虎目圆睁,杀气腾腾地叫道︰「混帐东西,竟敢吃里扒外。我看哪一个还敢图谋不轨?」
      这时,站在金文远身旁的一个参军靠过来,急促地说道︰「将军大人,不要忘记大将军的命令啊……」
      「住口!」
      金文远的金戟一指这个参军,厉声喝道︰「老子忍你这个家伙很久了,仗着是大公子派来的亲信,就对老子指手划脚的,还不断削减老子的部队,现在你给老子带上你的爪牙快点滚开!」
      最后一个字声如雷响,那个参军顿时脸色大变,接着是神情变得羞怒难当,呆了一下,还想再说什么,就见到金文远手中的金戟一挥,一股寒风从他的鼻尖处掠过,当下掉头抱头鼠窜。
      「什么东西嘛?」
      望着夏风派来的参军和他手下人的背影,金文远轻膝ua哼了一声,对自己的部下大声说道︰「从现在起,我要重新归到大帅的帐下,你们中有哪一个不服的,就给老子早点滚蛋。」
      「我们愿意跟随将军!」金文远身边的将士齐声发出应和。
      「很好。」金文远满意地点头,他转身对夏赫说道︰「大帅,请您下令吧!」
      「让你的部下停止战斗。」夏赫用手一引叶天龙,对金文远说道︰「这位是叶天龙大人,是他深入重地,将我解救出来的。」
      「不好意思。」金文远抓了抓自己的头髮︰「方纔冒犯之处,但请大人原谅。」
      「没有关係。」叶天龙大度地一挥手,笑道︰「你还真是厉害,怎么把我们的行程算得这么準确?」
      金文远轻鬆地笑了起来,显得有些得意地说道︰「其实道理很简单,我得到大公子的军报后,将这一带的地形仔细研究了一下,再对照你的性格,就猜你会走这一路的。」
      「幸好不是你做这一次的总指挥,不然的话,我们还真是难以将夏赫大人救出来呢!」叶天龙毫无芥蒂地一拍金文远的肩头︰「也幸好夏风没有重用你。」
      「大人您太过奖啦!」金文远有些意外,叶天龙居然是这样一个人,不觉心中暗暗敬佩他的气度和胸襟︰「这一次只是偶尔猜中而已。」
      在叶天龙和金文远谈话之际,停战的命令很快被传达下去,而此时,增援的天龙军团士兵在范铜的统帅下,出现在河岸上。没有想到转眼之间,拚死厮杀的敌人就变成了自己的同伴,范铜不禁抓着自己的脑袋,来找叶天龙了。
      「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天龙一拍他的肩头,道︰「你快点指挥部下救护我们的人,这件事我以后再和你说。」
      范铜还想再说什么,夏赫却在这个时候向叶天龙走来,低声说道︰「叶大人,借步谈点事情。」
      叶天龙轻轻点头后,两个人走到了无人的一边。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天龙军团的士兵打起了火把,河岸边、田野上,星星点点,构成一幅美丽的景色。
      「我们马上出发,由我来说服我的军队归入大人的军团。我刚刚和金文远谈了一下,大部分的军队都是被欺骗的。」夏赫的眼睛望着河岸边的星火,略带茫然地对叶天龙说道。
      叶天龙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老将军,夜幕下、星光中,他蓦然发现老将军的头上隐隐约约几许的华髮。
      「但是我有一个请求,希望大人能够答应。」
      「大人请讲。」叶天龙的心中涌起了一阵莫名其妙的感慨,他知道这一次的叛乱对于夏赫来说,是一次非常大的打击。两个寄以厚望的儿子居然一起叛变了,作为一个父亲,夏赫心中的痛苦是可想而知的。
      「请大人允许我带走夏云和夏风。」夏赫轻轻的一句话,让叶天龙猛的睁大了眼睛。
      「我将交出所有的军权,只求我们父子三人可以团聚在一起。这一次的叛乱,他们也是受人蛊惑,一时的糊涂。」
      叶天龙呆呆地望着夏赫,心中升起了说不清的複杂滋味,夏赫这个时候的表现让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自己的父亲。
      不管自己做了什么样的错事,父亲总能够以爱心来包容,虽然管教是严厉的,但箇中的父爱却是让人永远难忘。从小就游手好闲,顽劣之极的他只有从父亲的身上得到真正的关心和爱护。可惜在叶天龙十六岁那年,疼爱他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
      看到叶天龙不声不响地一直望着自己,夏赫不禁有些不安,他歎息了一声,低声说道︰「也不怕大人你看轻,其实这次的叛乱我是知道的。我被软禁起来,也是我自己的选择。」
      「什么?你说什么?」
      叶天龙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几乎大叫起来。
      「因为我反对,但他们却是一定要为文冶达殿下尽力。为了不让我在这件事中受到伤害,他们才把我软禁起来。这样一来,即使以后他们失败了,我也不会因此担上干係。」
      听完夏赫的解释,叶天龙是真正呆住了,没有想到从头到脚,这件事自己是白白出生入死了一趟。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走,而这个时候又为什么要帮助我们呢?」叶天龙越说越生气︰「你应该趁这个机会,把我除掉,这样一来,对于你的儿子不是更有好处吗?」
      「请大人不要生气。」
      夏赫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凄凉之色,叶天龙的心不禁为之一软。
      「我知道他们是绝不会成功的,而且大人为了我出生入死,这一份恩情让我实在感动。这一路上,我从大人的表现中看到了大人的胸襟和气度,大人你是值得我托付部下的人。」
      说到这里,夏赫转身望向金文远他们所在的地方,缓缓地说道︰「他们都是跟随我多年的部下,在我的眼中,和我的儿子差不多。」
      叶天龙恍然大悟,他总算明白了眼前这个老将军的一片良苦用心,不禁为夏赫的心怀深深打动。此时此刻,他还有什么话可以说的呢?
      第二天一早,叶天龙带着范铜和一万名士兵便出发了,和他一起的还有夏赫以及金文远的一万人部队。
      原本金文远的手下有两万五千名的士兵,但夏风用各种借口从他的部下抽调了一万五千名士兵,这也是一些老臣子对夏风不服气的地方。
      有了夏赫的出面说服,高阳州境内的军队几乎望风而降,夏风本来带着军队就要赶上叶天龙他们,听到夏赫出面、金文远临阵倒戈,他马上掉转马头奔回本城。
      而且,就在半途中,他的军队便开始分崩离析,不少的将领带着自己的部下士兵脱离了他的视线,準备投向夏赫和叶天龙他们。
      三天之后,叶天龙便和庆计、左岛近他们会合了。同时归入叶天龙帐下的还有夏赫手下的另外一位大将,有着疯子之称的郑峰。正是郑峰的出色发挥,率军严防死守,才将庆计和左岛近挡在铜山一线。
      很快的,高阳州大部分地区落入了叶天龙的手中,夏风只有带着八千人马退到西北部的谷城,而这个时候,身在登州的夏云也在夏赫出面之前,放弃了手下的部队,带着不到三千的子弟兵逃回了高阳州,和他的兄长在谷城会合。
      趁着手下众将忙于整编军队,叶天龙却是回到了晨月的身边。自从出马解救夏赫以来,他已经好多天没有见到晨月了。这次是晨月随着大军一起到达了高阳州的主城。
      一踏入府门,一种回家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
      「大人回来啦!大人回来啦!」
      使女的软语浅笑,洗去了叶天龙身上的征尘。前几天的血腥厮杀就好似前世的记忆,此刻叶天龙的眼中只有鸟语花香,美人素手。
      坐在椅子上,喝着使女奉上来的香茗。叶天龙舒服地轻轻歎息了一声。突然一双柔嫩的小手轻轻压在他的肩头,接着耳边传来了晨月柔柔的声音。
      「你在想什么?」
      叶天龙放下了手中的香茗,将晨月拉到身前,含笑说道︰「自然是想我们的小乖乖啦!」
      「骗人,你骗人。」晨月的如玉纤指轻轻点在叶天龙的胸口,银牙轻咬樱唇,那模样又娇又媚︰「这些天都没有看到你的身影,到底是在哪个美女的床上啊?」
      叶天龙感到心头一股火焰急速升起,他一把将眼前的美娇娥揽在自己的怀中,亲了亲她娇嫩温润的娇靥,然后大笑道︰「还有哪个美女有奶这样的美貌呢?」
      「男人啊,都是喜新厌旧的。」晨月装模作样地轻轻点头歎息,不料叶天龙的大手早已滑进她的衣衫。
      「啊,不要……」
      一声惊呼,晨月的一双软玉丰腻已经宣告失守。轻捻慢拢,娇嫩的蓓蕾顿时傲然绽放,让叶天龙忍不住低头一口含起。
      「呜……」
      低低的一声娇吟,道出了晨月心中的无限春意。罗衫轻解,温香软玉顿成异样的春色。嫣红白皙、花团锦簇、玲珑剔透,让人目眩。
      此情此景,即便是铁石心肠也要化为绕指柔,叶天龙只觉得胸中一股气血涌起,伸手一探晨月的玉溪,触手处春泉如油,点点晶莹。将娇羞不已的晨月抱起,让自己的雄伟轻轻抵在她的玉门,然后再轻轻放下,在晨月的娇吟浅喘中,就这样充满了她的身心。
      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当叶天龙手护着晨月的纤腰动起来的时候,晨月早已将螓首埋进了他的肩头,在他的耳边发出细细呻吟。
      片刻之后,晨月的轻声呢喃便在房间里面持续响起,加上那泥泞的道路在翻腾之时发出的响声,为这一室的无限春光配上了美妙的乐曲。
      几度云雨,几番春风,不堪怜爱的晨月早已是软成一滩泥,可叶天龙却还依然精神十足,他不禁也觉得有些奇怪,今天他的慾望好像特别强烈。
      确切的说,每一次的征战杀戮之后,他的慾望就会变得更加强烈起来。这一点,已经越来越被他证实了。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狗av_黄色武侠小说_黄色小说网址_色吧成人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