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三十五章

    时间:2018-02-06 蓝灵玉提气站定,不料眼前却渐渐模糊,週身乏力,不禁暗惊:「不好,莫非中了迷药?」本来以蓝灵玉内功修为,此时药气还不易收效 ,但她剧战一番,加速气血运行,药力便传了开来。
      邓天豹见她出手迟疑,心中暗喜:「看来药草已起了效用,瞧你这婆娘还能逞威风么?」口中呼喊道:「老哥,这娘们撑不久了,再守紧 些!」邓山彪一听,使力挥舞钢叉,一昧守御。
      蓝灵玉只觉脑中天旋地转,竭力提振精神,心道:「就是要倒,也得先收拾这两个恶贼!」双戟招数转柔,使动「紫燕呢喃」的轻巧路数 ,一眼看来,便似力道不济,摇摇晃晃,转眼便要摔倒。
      邓山彪只道蓝灵玉已要不支倒地,急急一叉往她右戟挑去,喝道:「给我脱手!」蓝灵玉猛地转过头来,喝道:「好,你接着!」右腕一 甩,单戟射出,身子急斜,手掌顺着甩势握住叉柄,逼进前来。邓山彪陡见银光耀目,慌忙朝天一仰,短戟「刷呜」自顶上飞过。这一仰却也 把身前各路一齐卖给了蓝灵玉,运足劲力飞身出戟。猛听邓山彪凄厉之极的嚎叫,一个魁梧大汉给蓝灵玉一戟贯胸,「磅」一声响,硬生生被 钉倒在地上,蓝灵玉全力出招,已是头昏眼花,这一下钉死邓山彪,顺势单膝跪地,自己也站不起来,短戟也无力拔出,低声道:「还有…… 一个……」然而却终于不敌药力,慢慢卧倒在地,耳听邓天豹叫声渐轻,直至人事不知。
      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蓝灵玉渐渐清醒,却见阿缨、阿穗在旁伺候,自己正躺在床铺上,不禁一怔,道:「我们没事么?」阿缨微笑道:「 都没事。」阿穗道:「三庄主,我们真不中用,居然……居然还没动手,就被这些贼子迷昏,让三庄主一人独斗群敌,真是该罚了。」
      蓝灵玉道:「这不打紧。」眼望房中,不见文渊蹤影,问道:「那位姓文的兄弟呢?」阿缨脸色尴尬,低声道:「他把我们救醒后,要我 们照顾三庄主,自己便拿了那琴跑掉了,说要去找他师妹,我们……我们挡不住。」
      蓝灵玉「嗯」地一声,坐起身子,见那邓天豹横卧地上,已然毙命,说道:「这人是那他所杀吗?」
      阿穗道:「是呀,他说三庄主斗得太累了,到最后有些疲惫,所以他才插手杀了最后这一个,其他人都是三庄主杀的。他又告知了店中其 他住客,说了此处是间黑店,他们怕扯上人命,也就赶紧走了,看来都不是富贾,并没中蒙汗药。」
      蓝灵玉脸上微红,心道:「他可真给我留面子了。」又想:「他救了我和阿缨、阿穗,那么绝非歹念之徒,先前我没尽信他,可是自己多 疑了。任大侠把琴送给了他,怎么会是恶徒?」想到此处,不禁轻歎一声。
      阿缨奇道:「三庄主,怎么了?」蓝灵玉道:「这位文兄仗义相助,可惜现在没能答谢,先前又对他存疑,现在想想,好生惭愧。」才说 出口,忽听门外一个清脆的女声笑道:「哎呀,那也不用,因为他又跑回来啦!」
      只见三个女子进了房来,文渊跟在后头。那三名姑娘中,一个是蓝灵玉派去送华瑄回城的丫环阿环,另一个青衫少女便是华瑄,最末一女 蓝灵玉等不识,却是刚才说话的小慕容。文渊躬身笑道:「蓝姑娘,在下又回来了,并非找到了我师妹,而是在下先被她找着了。」
      原来文渊离开邓家店,想回襄阳去找华瑄等人,不料才过了那松林不深处,就见到华瑄、小慕容、阿环三女露宿林间。众人巧遇,惊喜之 下,各自说了别来情况。
      华瑄由阿环送回城中治醒后,回到紫缘宅里,阿环说起蓝灵玉带走文渊之事。
      待华瑄、紫缘、小慕容等说明情形,才知不对,当下华瑄便急着要去找文渊。
      然而童万虎等人伤疲不堪,一时无法赶路,若是留在城里,又难免被皇陵派找到。最后紫缘提议,让三人到南阳县衙藏匿,由她向秦浒请 求,让三人能够安心休养。
      童万虎心中却不免忐忑,强盗寨主到知县府上避难,岂非自投罗网?只怕这一避便要避到牢房里头。紫缘却道:「小女子跟秦知县是颇有 交情的,他是性情中人,定能保得三位平安。童大爷若放心不下,小女子可以一起留着,秦知县绝不会为难三位。」童万虎无法可想,只得应 许。
      这一来小慕容可又颇觉不安,暗地向紫缘说道:「要是这三人意图不轨,姑娘岂不是危险?」紫缘神色自若,笑道:「小女子自有打算, 慕容姑娘不必操心,只管同华姑娘前去便是。小女子承蒙文公子和姑娘相援,已是感激不尽,若一直跟着文公子,只有多加麻烦。等这三位伤 势大好了,离开之后,小女子再回襄阳故居去,静候文公子和两位姑娘驾临。」
      小慕容心道:「那童万虎也就算了,郭胖子实在没什么值得一救。紫缘姑娘手无缚鸡之力,真出了乱子可怎么办?但她跟我们行走江湖, 也太没道理了,留在知县府上反而安全些。」于是到了南阳县上,又偷偷放了信号,要找慕容修来,以保护紫缘周全,只不知他是否见着烟火 .
      秦浒见了紫缘来访,又知她得离风尘,惊喜交集,听了童万虎三人之事始末,一口答应下来,说道:「收留这三位是不成问题,但白虎寨 头目的身份却不能洩露了,否则也难以担当。」紫缘道:「这个自然了。」
      华瑄、小慕容便随阿环赶路,这晚寻不着客店,不知邓家店便在林外,本已露宿松林,却不料文渊正从邓家店回寻。一谈之下,知道蓝灵 玉等都在店中。阿环自是要去会合,文渊既已见到华瑄,也就安心,心道:「不知任兄跟巾帼庄有什么关係?巾帼庄又有什么大事了?依那童 寨主所言,师兄曾到河北去,又救了靖威王的郡主,这些事总要弄个清楚。」于是也就回到邓家店来。
      当下众人互相引见过了,华瑄也向蓝灵玉致谢,说道:「蓝姑娘,谢谢你出力相助,只是……你怎么把文师兄当成恶徒了嘛?」小慕容笑道:「总算他运气好,没被当场杀了。」文渊道:「怎么?如此说来,倒像我罪有应得一样?」小慕容眨了下眼,笑道:「那也不是。」
      蓝灵玉拱手道:「这的确是疏失了,还要请文兄海涵。方才援手之德,还需向文兄道谢才是。」文渊忙道:「这可不敢当。」
      时已深夜,众人也都累了,文渊等虽有话要问,也就留待明日。黑店已然挑了,一无他客,诸人便各自选房休憩。
      蓝灵玉等主婢四人自在一房,文渊、华瑄、小慕容另外到了一间。小慕容反手带了门,笑道:「想不到杭州到这里,我们又是同在一房。 」文渊歎道:「唉,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虽然是跟你们见到了面,却注定要再睡硬地板。」小慕容在他背上一拍,笑道:「福大祸小, 你还有什么不满啊?」文渊伸伸舌头,笑道:「不敢!」
      华瑄低着头,拉拉小慕容衣角,轻声道:「慕容姐姐……我……我说呢,文师兄也不用睡地板了嘛……那个……我们……」小慕容脸上微 红,向文渊似笑似嗔地一望,不置可否。
      那边蓝灵玉迷药后力已消,便出房四处走走,舒展筋骨,心道:「明天还要赶路回巾帼庄呢。不知姐妹们情形如何?不早日赶回去,总是 难以安心。」
      她到店外散步了些许时间,颇有睏意,于是走回店中,準备上楼安寝。
      经过一间房外时,却听得门后传来几声异声。蓝灵玉怔了一怔,心道:「这是文兄他们的房间,却是怎么了?」当下凝神静听,一声声娇 柔的女音传进耳中。
      蓝灵玉心中怦地一跳,好奇心起,偷偷往门缝间一望。
      这一偷瞧,只把蓝灵玉羞得不知所措。只见房中红烛高烧,床上罗幕半掩,隐隐见到文渊和小慕容搂在一起,状极亲暱。
      自离杭州以来,既有紫缘同行,文渊和华瑄、小慕容自不好有过份亲热的举动,都积压得甚久了。今日三人又住到一房,谈笑到了情动之 处,哪里还能克制?
      蓝灵玉窥见之时,文渊已和小慕容温存了好一阵子,但见小慕容衣裳半褪,娇喘吁吁,两眼水汪汪地凝望文渊。华瑄害羞,躲在棉被里, 只露出半张脸来,犹是羞红似火。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狗av_黄色武侠小说_黄色小说网址_色吧成人网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